当前位置:主页 > 合击数据库 >

好你小小年纪能如此识大体

时间:2015-08-10 18:05:08来源:我一向都 编辑:我看不
我每天走哪他都会跟着我去玩,自从有了刺客,身为法师的我,走到哪就被人打到哪,因为我是有名的独行侠,经常一个人玩。有了他之后,我孤单单的游戏生活,开始有了一些色彩。他会陪着我一起去魔龙城打太阳水打回城卷,有时候我会假装的故意一动不动,我看到他奋力的杀

我每天走哪他都会跟着我去玩,自从有了刺客,身为法师的我,走到哪就被人打到哪,因为我是有名的独行侠,经常一个人玩。有了他之后,我孤单单的游戏生活,开始有了一些色彩。他会陪着我一起去魔龙城打太阳水打回城卷,有时候我会假装的故意一动不动,我看到他奋力的杀怪时那笨拙的动作,自己便独自偷偷的笑。他也会陪我去祖玛阁练级(如图),我说我去之前要吃个双倍,他会在一旁耻笑我说:这年头谁还练级、吃双倍,难怪你仓库东西多,原来双倍都还在仓库。他还会陪着我一起去白日门招虎卫,虽然我们一起在虎卫堂等了很久,帅帅的虎卫也姗姗来迟,但他一点怨言也没有,一直在我身边傻等。

话说童心在白日门被强人所伤,白衣人将他带进一间密室,童战跟随而入。只见房间四四方方,整齐的书架摆满了书籍,中间一个偌大的书桌上,一只青铜香炉袅袅的冒着青烟,发出阵阵异香。只见白衣人将童心放在木床上,从怀里取出一个白葫芦,小心的到出一粒红色的药丸,放在她的嘴里。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白衣人的一举一动,生怕错过每个细节。看到童心轻哼一声,吐出一口血沫,睁开眼睛,我长长的嘘了一口气。不小心碰上了身后的书架,哗啦一声,书落下一片。原来童心的原魂归位,我已从幻境里出来,此时我才知道我们相依相息,魂魄相通。谁?白衣人一个箭步,一把龙纹剑闪着亮光直逼我的咽喉。不要呀,一声惊叫童心从地上爬起,冲上来挡在我的面前。我内心暗笑一个如此惊慌与胆怯小女子竟然做了我的主人,让我一生听从她的召唤,内心实有不甘。原来救童心的白衣人是白日门天尊道馆的长老小毅,听童心介绍我的身份后,小毅带我拜见了他的两个是师兄弟,一个是道术教头,一个是武术教头。只见道术教头盘腿而坐,口中念念有词,道可道,非常道。武术教头拉着我的手说,年轻人,为师教你的武功你修炼的如何了。要不是我这把老骨头了,我也会和你去江湖闯荡一番。小毅捋着胡须伤感的摇了摇头说,几年前赤月恶魔趁着夜晚闯入白日门,将英雄的后人勇猛的道观守护者变成了鹰卫流放在赤月峡谷里,赤月恶魔还趁机在白日门四处撒瘟疫,使得我的这些师兄弟们神志迷乱,无法在教授徒弟研习武功。巡游回来的师傅一怒之下,将所有的武功秘籍拆成书页,交给各位学徒带到玛法大陆上的各个角落。如今只有到苍月岛,寻找神秘人才能知道合书的技能。否则,小毅长老看看我,不无惋惜的说,童战作为神龙帝国英雄的潜能不被激发出来,也只能是废物一个。听完此话,我急忙冲进虎卫堂,空空荡荡的大厅,一把龙椅下的虎皮落满了灰尘。我翻开那些装裱整齐的书籍,里面空空如也,只有封皮。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我的肩上。童战,不要灰心,我一定带你去找到神秘人,学习各种秘籍,叫你成为一个盖世的英雄豪杰。我低头看着童心苍白的脸,百感交加。一个如此弱小的女孩子,正需要我的保护和捍卫,而此时,我却什么也做不了。根据天尊描绘的线路图,童心不顾才愈合的内伤,披星戴月的与我一同向苍月岛赶去。据小毅长老介绍,古老而神秘的苍月岛,在开天辟地的时候诞生。在魔神战争的时候消失,现在苍月岛再次浮出水面,而魔神也再次显身,不知道又会给玛法大陆带来什么灾难。但是,随着童战这些英雄的来到,会有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。他说,作为作为神龙帝国的后人,一定要努力!玛法大陆的未来会是属于我们的。穿越沃玛森林,我们在沃玛寺庙门前小歇等候寺院的长老小楠,据说他手里有一个可以号令天下英雄的沃玛号角,要想在玛法大陆上有一番作为,即使一个人拥有绝世的武功,也不可能屹立沙巴克皇权之巅,要想成为这个世界的霸者必须有与你永远并肩作战的生死之交,要结识天下兄弟姐妹,成立行会,但是传说中的小楠有很久没有现身。夜幕里,不时有怪鸟叫声和野兽跑过的沙沙声,山谷沉寂而幽远。我似乎听到童心细微的呼吸和心跳。夜晚寒露太重,二位侠士进来小歇吧。突然寺庙里传出一个内功深厚的女人的声音。我和童心警觉的握紧了手里的刀。借着月光,只见一个相貌端庄,眉宇之间英气逼人的女子,坐在寺庙内的石凳上,手拿一个酒葫芦正大口的喝的爽快。来来来二位侠士,看你们也是行武之人,天寒夜深,喝口酒暖暖身。我伸手欲接酒葫芦,被童心挡住。女子见状,哈哈的一笑。小童心,我们过去经常在酒馆碰面,只是没有对话过。童心眼珠一转,突然笑了起来。上前做了一个揖,悠闲师傅你好,半夜三更的你怎么来这里?悠闲喝了一口酒,叹了一口气,说道,我的徒弟就是沃玛寺庙的住持小楠突然失踪。寺院里的人给我报信,说寺院的三层每天晚上有怪物出现,吓的四分五裂的散了。我今天晚上就是来看看,到底是什么在闹,寻找下小楠的下落。三人正说着话,就听见寺院深处传来一声长吼。三人拎着武器,悄悄的向里面走去。[香香公主]:

你们也看到了。我来到这儿的目的,是想看看虎儿。天地间的正气汉子想必也不过如此,泪水晶莹了双框,原来钢铁般的汉子内心也有这般丝丝柔情。阿土,把剑给虎将军。没想到我的父亲竟然是伟大的虎将军,是个英雄。虽然以前听来来往往的过客讲虎卫已经丧失了斗志,整天沉迷于酒肉之中。此时此刻,除了为他骄傲之外还能做什么?!为了天地的正气,为了玛法大陆上的生灵,他甘愿默默无闻,实在地做人做事。相比较土城那些争名逐利的武士,为了变态装备而巧取豪夺,为了占据沙巴克而自相残杀,他所做的一切是多么地崇高!我,小小的虎蛇,有幸成为他的儿子,又怎能成为他的羁绊?你们先出去一会儿吧,我想单独陪陪虎儿。拿剑的双手颤抖着,十五年前,是我对不起你娘;十五年后,同样的理由,我要再次对不起我的儿子。一滴热泪落在剑面上的时候,剑剧烈地跳跃着。我要出去!我要出去见父亲一面!躲在这剑里千万年又能怎样?可是我们出不去了。一个柔细的声音怯怯地说。不!不可能!既然能进来一定可以出去!虎儿,不要挣扎了,你的灵魂是被某种法力固定在里面的,等月圆之后,如果能渡过此次百年大劫的话,我就把你和那个姑娘的灵魂救赎出来,你们也可以重新投胎轮回了。握着剑的双手是炽热的,传遍剑的每一寸。也使得剑的将来不寻常。二日后,阳消阴长的夜晚,白日门,寂静,死一般地寂静。由于白天偷袭赤月巢穴,白日门前院内摆了三十多具面目全非的勇士残尸,活着回来的也不过三四人。有的被剧毒蜘蛛的毒液腐蚀了连尸体都没留下。将军府,虎卫堂。虎将军、天尊、佝偻老人、军师、道术教头、武术教头、法术教头、阿土。这一次的偷袭太艰难了,没想到赤月老魔的手下发展得如此之多,遍地都是,空中上的月魔蜘蛛也比以前更狡猾更凶残了。武术教头无奈地摇着头。它们好像学会了反隐身的跟踪定位的本事,一旦成为目标后几乎逃脱不了。法师在这次战斗中损失惨重,法术教头补充说:就算方士在施群体隐身,好像没什么用。还有新的蜘蛛种群,身躯庞大,全身彩色条纹,现在为数不多,但攻击力奇强,同时也发现很多幼小的彩纹蜘蛛。方士的符攻击根本无效,施毒的效果也不明显。道术教头悻悻道。难道是传说中的花吻蜘蛛?天尊惊叹着,那样的话着实太可怕了!完全有可能!当年燧咒封了十大魔兽后,从赤月返回时发现这种可怕的蜘蛛,认定必将遗祸人间,于是他不惜牺牲最后的真元将其咒封于右回廊。同时也因为是历战十大魔兽之后,所以咒封的深度也是最浅的,现在看来这花吻蜘蛛已经破咒而出了。虎将军从记忆深远处的寻找着克敌的方法。这花吻蜘蛛纵然是可怕,大家似乎忽略了一个更可怕的。许久没有说话的军师开了口。是什么!?众人有点慌乱。血巨人! 一阵骚动,这次偷袭并没有遇到赤月老魔的最得力的护卫。没理由血巨人会不出现的。对!真的没有看到。怎么样回事,敌人又在酿造什么阴谋?禀告将军,外面有一个蓝衣少年求见。让他进来。但是他身上的妖恶气很重。勿用多言,让他进来。是!小的遵命。稍许,一蓝衣蓝袍蓝方巾的少年走进来,手提一把血红色长剑,小人幽蓝,参见将军。免礼,你亦人亦妖找我何事?将军好眼光,我的确非人非妖,因此我亦正亦邪,其实正邪只在一念之间,人妖也一线之差。正者人也,挑挚天重任,救人水火;邪者妖也,祸遗人间,涂炭生灵。我虽由赤月之天狼蜘蛛养大,可是我的身上也有一半人的血统。此次前来并非是无偿助将军一臂之力,作为交换条件,想借将军之力帮我找到失散多年的舍妹幽紫。怎么回事?虎蛇,我怎么样会还有个哥哥?我自幼父母双亡,是师傅抚养我大长的。嘘!也许你父母未来得及告诉你。继续听他们说。好!你小小年纪能如此识大体,将来必是可造之材!我就来问你一个问题,请如实相告。将军请问。此次我们偷袭赤月老巢想必你已经知道了,但是却始终没有见到血巨人,不知背后又有何阴谋?将军有所不知,说起这血巨人,是历百年来入侵赤月的死士,经特殊的毒素刺激,体积迅速庞大,攻击力和防御力也较死前数倍提高。并具备了不死的能力。有时看似已被消灭,其实不过瞬移到赤月巢穴的地下重新积蓄能量。赤月老魔被咒所封,但这咒每百年消亡一次。现在咒力渐渐变弱,就是国为这些血巨人身上带着上古神器――血饮!一般也会带着赤血魔剑,就是我手上的这剑。它们到处采集生灵的鲜血,本身也是一个血罐,以致通体发红,这些血供赤月老魔增长功力。将军攻打赤血巢穴之时,正巧它们全部在向巢穴下面的血池输血。虽然偷袭对赤月老魔造成了一定的伤害,现在魔神老人家经浴血后也恢复得差不多了,请将军不要掉以轻心。原来如此,天色已晚,请少英雄客房休息。军师转身面对虎将军,将军,请允许属下带少英雄去西厢客房休息。明日从长计议。同时也向虎将军使了一个眼色。嗯,好吧,多谢少英雄。

相关标签: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