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合击介绍 >

可是他最关心的是那本书

时间:2015-09-02 07:09:30来源:我已想不 编辑:2天关
不知道怎么的,从去年开始玩盛大,什么都不想,就想升级武器,一直到现在,什么都没学会什么都不懂,反而怕了升级武器了,前几次看到这上面,各位朋友升级武器 喝幸运文章,去尝试了一次,结果喝武器亏了200块钱左右油,升级武器亏了裁决120,虽然不是什么大钱,我也没什

不知道怎么的,从去年开始玩盛大,什么都不想,就想升级武器,一直到现在,什么都没学会什么都不懂,反而怕了升级武器了,前几次看到这上面,各位朋友升级武器 喝幸运文章,去尝试了一次,结果喝武器亏了200块钱左右油,升级武器亏了裁决120,虽然不是什么大钱,我也没什么钱,都升级武器一年多了,一次没成过34的裁决。就成过一次连续四次一种材料 两个竹项链 两个太谈戒指 两个三眼手镯 加6个 10到14的黑帖,升级到9,那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就到三点,高兴的睡不着。最后放进去一手实在累的不能不睡觉了。第2天下午起床 马上开电脑取武器,结果大家肯定想的到,结果相当不愉快……自从上次以来一直没升级过武器,也没本钱去做。后来又去找了个新区玩,看到一个道士 每天都成一把13左右的龙文,他手上拿一把15的龙文,好羡慕,哎,我也去尝试,不用说结果 了,哎连续殿13手刀都是碎的,然后放裁决还是碎。直到今天,回头看你们的文章,我真的还不知道谁在误导我,反正我对电脑一点也不懂。我最近都去玩SF了,看那家伙在SF里也会升级武器。哎 我想学SF里怎么升级武器。可是没人教啊。

平静的银杏村,风,依旧在吹,没有异样。而人们也在重复着昨天的生活。并没有意识到一场灭顶之灾的到来。半兽人洗劫了这个平静的村子。唯一活下来的紫龙看着已经逝去的亲人。顿时手足无措,坐在地上,哭泣着。不知如何是好。就在这时,一个人飞到他面前,满身是伤。紫龙一脸疑惑的望着那人。又怕又想靠近。那人招了招手,示意要他过去。“把这封信交给一个叫信雅轩的人,告诉他我们败了。”“你们?你们?”“你这样说就是了,这本书给你。当作是……话未说完,那人便吐了一口鲜血,死在血泊中了。“奇怪,怎么只是个信封呢。里面什么都没。”紫龙疑惑的说到。可是他最关心的是那本书。“召唤神兽?这个就是传送中与异界魔兽达成契约的书?听大人们说,搞不好会死人的。还是不学的好”就这样。他开始寻找一个叫信雅轩的人。到了比奇城,异样的繁华时紫龙一时忘了目的。东瞧西看的。等到他肚子饿了。到了客栈吃饭时才想起来这的目的。“小二,认识一个叫信雅轩的人吗?这名字也够怪的。”紫龙边问边自言自语到“信雅……信雅……轩?沙城的……不知道不知道”紫龙觉得有些不对。便没问了。这时,几个穿着流氓的法师过来了,说到“怎么。小朋友。找信雅轩干嘛?我们是他的手下,你随便给我们点东西,我们就告诉你。哈哈”“没有!”“哟。召唤神兽?这小子还有这本奇书?不知道抢来了可不可以换到红宝石戒指呀。换到我们哥几个不是发啦?哈哈”其他法师都笑起来一个法师仰天一指。雷电顿时打到了紫龙身上。然后法师开始准备抢书。一不小心碰到了烛台。蜡烛滚到酒坛边。将酒坛引着了。法师们又放起了火墙。将紫龙困在里面。说到“要是你把书教出来。我们就放你出来。”紫龙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无奈。只有翻开书,开始看里面写的什么,以神兽之力,来吞噬火焰和赶走法师。这时。一个大火球飞过来。将书烧的灰飞湮灭。然后一个法师从天而降。将紫龙一把抓住,举起一把奇怪的武器,念起咒语,消失在众人视线中。“为什么要烧掉我的书”“我不想让你死而已。因为我看到了那个头像,知道你遇到了谁”“你又是谁?”“我跟你一样。一直在找一个人”“信雅轩?”“对,信雅城主”“你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,也想骗我的书?”“我骗你的书?笑话”“那你是什么人?叫什么名字”“呵呵。有点像审问我哟,告诉你吧,我叫风。沙巴克城的副城主。现在沙城在遭受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考验,如果不及时找到信雅城主,那么沙城就会被别人夺去”“怪了。那信雅轩,不,信雅城主怎么不在城里守城呢?”“他去封印正在苏醒的魔龙教主了,所以才让有些人

乘虚而入。以后你还是跟着我吧。免得受欺负。”“哦”就这样,紫龙和风一起上路了。一路上似乎的确少了许多麻烦。到了盟重的客栈,紫龙决定再此休息一夜。而被风拒绝了,被风拒绝了。然后走到野外的树林里,让紫龙就此歇息。。。夜晚,紫龙隐约听到有人说话。“禀告副城主,已经探到了信雅城主的踪迹,有人说在苍月岛上看到过他”风心想:苍月岛?去苍月岛干什么,那并不是去魔域的路啊。“不管可靠不可靠。先去看了再说,你们继续去寻找城主,我去苍月岛一趟。”这时紫龙已醒。而看到的只有风一人。“那人呢”“谁?”“跟你说话的,我都听到了”“走了,怎么。你想跟我一起去?那里很危险的,你还是回家陪你爸爸妈妈算了,真不知道那帮人怎么做事的,交给小孩子办着种事”“我……我……已经……已经没有家了”“哟?想跟我去也不用编故事吧”“真的!半兽人袭击了我的家,爸爸和妈妈都死了,这时有个人飞到我面前,让我带着这两样东西去交给一个叫信雅轩的人,并给了我这本书,然后他就死了”“死……死了?”“恩”“哦,那你跟着我吧,不过你跟那人有一样的下场也说不定,自己想好了再说吧。”说完。风就走了。而紫龙也紧跟其后。到了苍月岛,四处打听得知。最近有个奇怪的人。总喜欢一个人站在海边。风听到此,马上拉着紫龙朝海滩跑去。到了海边,看到一个拿着奇怪的扇子的人站在那。好象在想什么“信…信雅城主,是你吗?”那人转过头来,顿时给人一种气质上的被征服感“你来干什么,不好好的守着沙城”“城主!真的是你!太好了,现在沙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,我是来找你回去守城的。”“绝无仅有的骨玉权杖都在你手里,你还抵抗不住敌人来袭?”“城…城主,嗜魂现世了”“什么?嗜魂?”轩心想:居然有人知道嗜魂所在地并唤醒他,那此人决不简单。“还有卷轴没?马上回去”“那这个孩子怎么办?他也是来找您的”“你是?”“我叫紫龙,这两样东西给您,是一个人叫我托付给您的”说完,紫龙把两样东西交给了轩,轩看到了这两样东西,大吃一惊,那鼓自傲,不可一视的气质骤然消失。然后又马上恢复过来。说到“风,你带着这个孩子去龙坛,但是别把触龙神弄醒了,我先去沙。随后就到”然后轩就消失了。。。风也带着紫龙去龙坛。。轩到了沙城皇宫门口,往天上丢出一道符,挥舞着手里的扇子,念起了咒语。顿时,天空黑了下来。一个闪电劈了下来,带着滚滚火焰,走出来了一只神兽。“哈哈,轩。你舍得出来了吧。躲着算什么英雄”“你是谁?怎么找到嗜魂和揭开他的封印的?”“哈哈?难道只许你一个人拿神器?看我的”一堆火焰朝轩飞了过去,而轩并没有躲开的意思,而是神兽将所有的火吸收了。“火没用的,飞炎”“知道是我还问我是谁?”飞炎见火不行,就召唤起天上的黑云,顷刻间乌云密布。神兽因为本能而躲避了成千上万的冰的碎片攻击。但是,全部飞向了轩,轩打开扇子。一跃而起。“灭”。一张符随之飞出,将所有的冰的弹了回去,使飞炎来不及闪躲,顿时倒在了地上。而那把嗜魂。同飞炎一起飞到了空中。此时,飞炎已经被嗜魂的力量所支撑着。没有了意识。“老朋友,好久不见了,没想到这次是已这种方式相见”“我必须保护我的主人,就像当初保护柔一样”“保护柔?你保护到她了吗?不是你丢下了她,她会死吗?”轩有些激动了。“那并不是我的错,是柔自己将我丢出来的,我想当时你也看的很清楚。你也不是一样,没有保护到柔。还来怪我”“嗜魂,今天我不想跟你说旧帐,我放你一条路,你带着你现在的主人走吧,他既然能揭开我的封印,那么他就是不简单的一个人。”“哈哈,现在你还想封印我吗?没那么容易了,记住,主人的仇,我早晚会报的”说完,就带着飞炎走了。沙城恢复了平静。。。轩并没有

因此而歇息,他让沙城的工匠日夜赶工,修补好了他曾经的三眼手镯和无极。然后拿着这两样。向龙坛奔去。到了龙坛。已经等了好几天了的风和紫龙。看到轩来了,便问到“沙城可失守?”“没有,但是我想以后轮不到我操心了”“什么意思啊?城主”“没什么,别废话了。你们没引龙吧?”“我们引了的话就没在这站着了”紫龙笑着说到“我没时间跟你们开玩笑,你们站远点”轩用无极画出了六芒星阵,并将三眼上面的一个绿宝石取下,放到了结阵的中间。“紫龙,你去引龙”轩说到“我?我一去不就死了”“叫你去你就去!死的人不是你,放心”“那是风叔叔?不,不要!”“也不是,我们3个人都不会死,放心吧”哦,紫龙慢慢的爬到了龙坛边。此时触龙神从地里挣出来。然后准备攻击紫龙。“风,马上带着紫龙飞走。”“哦”风一把抓住了紫龙。举起骨玉,念着咒语。消失在轩的面前。“触龙神,还记得我不?”“是你?”“是我,我今天不是想跟你比能力,而是想请你帮个忙”“魔帮人?哈哈”“只有你能解开那小孩子的封印,就是才把你吵醒的那个孩子”“哦?那个孩子?你知道把他的封印揭开有什么后果吧?不后悔?”“我后悔的话就不会把阵布好了。”“好吧,这只触角给你,以后别打扰我睡觉了。”触龙神将角丢到空中后,便又回到了地底下。轩用无极将宝石与龙角和到一起。然后发出耀眼的白光。随后就是紫龙和风从白光中出来,然后莫名其妙的紫龙给了轩一刀,平时不怎么起眼的一刀,今天缺使轩倒下了。然后紫龙便消失了,风见到此景,问到“城主,怎么回事啊?怎么回事啊?”“他……咳……他就是祖玛教主的转世,虽然我知道……我知道放出来他是祸…害人间。而且沙……城可能不……不保。但是他……他…只能…在祖玛阁里……有……有了他……有了他的魔性,就可以…可以阵住魔龙教主的魔性,而且……柔……柔也可以活过来了”“城主夫人可以活过来了?”“恩,带…我…回沙,咳,我要去…去见柔”“恩,马上回去了”风念起咒语,回到了沙的皇宫。轩见了柔,勉强用无极撑起身体,说到“柔,你终于活过来了。”“恩,轩,见到你好高兴啊。”“呵呵,城主夫人,城主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使你活过来的哟。”风插嘴到。“呵呵,是吗?辛苦你啦,轩”“说这些干嘛,来,我给你准备了好东西。跟我来”他们3人进了沙巴克藏宝阁,轩打开箱子。说到“柔,这把就是血饮。听我的,以后别造去找嗜魂了。它已经不再属于你了。”“不嘛。只有它才可以说话哦,你不在的时候它能陪我聊天啦,呵呵”轩此时已听不进去柔的话,将逍遥扇放进了箱子,并说到“风,以后你就是城主”“城主,这怎么。。。”轩没有理会风的话,然后又说到“柔,这个戒指我已经准备很久了。现在,咳……”此时,一滩血咳到了正在给柔带戒指的轩的手上“轩,你怎么了?”“现在……我将它,正式的,带到你的……无……无名指上”叮—————戒指落到了地上,三眼也碎掉了。只有那把逍遥扇和无极。陪着轩静静的躺着。“城主为了让你复活和封印魔龙教主,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是重伤了,刚才,只是他一直撑着。”风说到“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活过来了。你又离我而去?轩!你起来。起来回答我!!三眼手镯已经碎了,还有什么办法让你活过来?告诉我!起来告诉我!轩…………难道你不知道,留下来的人,才是最痛苦的?”…………然后柔拿起血饮,向自己胸口一刺,然后浅笑道“轩,你真傻,我一个人活在世上有什么用呢?你都不在了,别忙走,在路上等我,我要让你看看,戒指已经在我手上了”风将两人的尸体葬在了盟重一个偏僻的角落,听说有缘人,会看到一座和葬的坟墓。和一个卖杂货的老头

相关标签:

最新文章